橡树资本联合主席Howard Marks:对当下市场的12条观点

  • 曾先生
    2022-08-03 06:05:24发布
  • 栏目商业推广 浏览:

由于经济增长的放缓、通货膨胀加剧等因素,投资者正面临近年来最严峻的挑战。日前(7月中旬),高盛投资银行部的主席Allison Mass以及资产管理部的首席投资官Katie Koch针对投资策略、经济周期以及他们对市场和经济的展望,与橡树资本的联合主席霍华德·马克斯(Howard Marks)展开了深度对话。

橡树资本是全球最大的不良资产管理者,由Marks在1995年成立,2012年在纽交所上市。Marks是市场周期理念的“忠实信徒”,他因对市场趋势、风险和机会的敏锐洞察力以及他的备忘录和两本畅销书而闻名。他的另类投资往往发生在别人都还在观望和胆怯的时候,橡树资本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危难证券(Distress Securities)投资机构之一,常投资于一些正在面临财务危机、甚至正准备财务重组或是宣布破产的公司。

Marks也是一位著名的华尔街投资家,他有着超过50年的投资经验,见证过多次引发金融市场动荡甚至是崩盘事件。在巴菲特看来,马克斯的备忘录是“投资者必读”。

以下为元气资本根据访谈整理笔记内容(共12条):

1.Marks经常引用John Kenneth Galbraith的话,“世界上有两种预测者:一种是不知道的人,另一种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人” 。2008年金融危机对于橡树资本来说是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转折点,当所有人都在退出时,Marks和他的联合首席信息官Bruce Karsh以每周6.5亿美元的规模买入不良公司债券,并持续了15周,积累了高达100亿美元的头寸。这笔投资为橡树资本投资人赚取了60亿美元,Marks、Karsh和其他合作伙伴也入账15亿美元。Marks认为,预测未来是非常困难的,但预测现在是相当容易的

2.Marks称,他们的投资类似巴浦洛夫式的条件反射,他们将危机看作寻找“便宜货”的机会,而不是害怕危机。正如Marks在2008年9月的备忘录中所说,“大多数时候,世界末日并没有发生”

3. 契合的投资伙伴是成功的关键。Marks表示,在与Karsh合作的35年期间两人从未有过争执且非常尊重对方,两人在工作能力上也能完美弥补对方的空缺,Marks大约20年前写了一份备忘录中说,成功的伙伴关系的基础是共同的价值观和互补的技能

4. 科技泡沫。在去年1月份的备忘录中,Marks对科技的商业化表达了这样的洞察:以科技为基础的企业具有卓越盈利能力,这些公司的边际成本低,相对易于扩张,并且能够随着业务扩张看到利润率的上升,而利润递减;他们依赖于相对较少的受过教育的程序员,而不是大量的手工或非熟练工人。他认为,现在技术可以改变世界但不产生利润

5.Marks一直使用马克-吐温的一句话,“历史不会重复,但会押韵”。这次的危机与上一次相比其中一个不同之处是,在90年代(1999-2000年),市场认为每个进入者都能够成功。在2020年和2021年,对于成熟的公司,即FAAMG(Facebook、亚马逊、苹果、微软和谷歌),市场又给予了很高的估值。但是这样的公司又与99年时被誉为 "小打小闹 "的公司是完全不同的。

6. 好的投资不是买好东西,而是关于“买好”东西。2020年10月份,Marks曾发布了一份名为Coming into Focus的备忘录,他对比了FANGs(Facebook、Amazon、Netflix和Google)和Nifty 50(包括施乐、柯达、宝丽来和Simplicity Pattern等),并指出如果在70年代初投资Nifty 50,损失将达到一半以上。原因是,当时的主要投资者是银行,他们认为“伟大的公司就没有所谓的价格太高”,一个大公司即使没有收益和销售,它依然估值虚高。“我正在投资美国最差的上市公司(根据评级),并平稳且安全地在赚钱”,Marks得出两个重要的结论,好的投资不是关于买“好东西”,而是关于“买好”东西;也不是关于不是你买什么,而是你付出了什么。

7.Marks认为,在整个经济周期里,现在正处于一个比较合理且平衡的状态。从09年到19年,这10年间,风险厌恶者和风险爱好者都得到了相应的回报。而人们的看涨心理在20年的疫情中得到了惩罚,而后又出现了强烈的反弹, “冒险家” 这时候赚了很多钱,这种现象也在鼓励人们更多地去承担风险,风险投资也开始火热起来。这种情况大约持续到半年前,现在这些通过看涨赚到钱的人又“回到了地面”。

8.Marks认为,市场的作用是“Bond Vigilantes”(债券义警),它应该起到惩戒作用。当任何人都可以为任何目的或没有目的地筹集资金的时候,这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而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。

9. 必须要有新的东西,尤其是在科技领域。Marks回忆,98/99年的时候“互联网可以改变世界”,但大部分的公司在创新的过程中都没有存活下来,到如今依旧需要新的东西,例如SPAC、SAS或是比特币等等,因为没有历史的限制,就很容易编造出故事

10.Marks称,人们犯的最大的错误之一就是将“价格过高”和“明天会下跌”看作同义词,凯恩斯曾说,市场保持非理性的时间比公司保持有偿付能力的时间更长。

11. 曾经有位投资经理说,“如果你想成为前5%的投资经理,你必须愿意成为后5%的人“,而Marks一直贯彻“高于平均水平一点”的业绩路线,他表示,不喜欢这种射向顶端同时愿意跌入谷底的想法,这样也许会在某一年因为优异的业绩受到赞誉,但谁又能做到30年呢?

12. 风险不能被量化。Marks始终不认为现在的量化工具和模型可以衡量和管理风险,过去的数据也不是绝对适用的,未来的可能性无法通过计算机决定什么是风险什么不是。同时未来也不能被量化,计算机不能通过几个商业企划书找出哪里将出现下一个亚马逊,一台计算机也不会成为时代的巴菲特。

注:文/元气资本基金组,文章来源:元气资本(公众号ID:yuanqicapital),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。

© 版权声明
评论 抢沙发
加载中~
每日一言
不怕万人阻挡,只怕自己投降
Not afraid of people blocking, I'm afraid their surrender